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免费阅读 霖沐阳荀钰最新章节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免费阅读 霖沐阳荀钰最新章节

2020-07-18 16:48:00 作者:祝辞酒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耽美小说,小说人物是霖沐阳荀钰,作者祝辞酒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耽美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高中生霖沐阳重生后不但觉醒了天师技能,还能看见很..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小说介绍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耽美小说,小说人物是霖沐阳荀钰,作者祝辞酒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耽美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高中生霖沐阳重生后不但觉醒了天师技能,还能看见很多别人看不见的、拇指大小的小人,小人们乐于助人,日常为他的学习操碎了心,考场上霖沐阳以为他们跑去学霸荀钰那里是想帮自己看答案,刚想拒绝,结果忙碌了一分钟小人们给他组了几个字:他快做完了,你加油。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免费阅读 霖沐阳荀钰最新章节

  小人们则是飘在半空中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算,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最后懵懵懂懂的看同伴,语气不是很确定:

  “十万块,够沐沐读到大学了吧?”

  对上霖沐阳略诧异的目光,陶哲解释:

  “那家人是做房地产的,财大气粗,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霖沐阳摇头:“十万太多了。”

  天师一行虽然没有物价局监管,但也不能乱收费。

  荀钰闻言看他:“你准备接了?”

  “不啊。”出乎陶哲意料的,霖沐阳摇了摇头:“还不确定。”

  没见过事主,也没去看过医院看过,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应下。

  陶哲只是个搭线的,听了这话也跟着道:

  “不着急,师父你回家慢慢考虑。”

  陶哲今天有事不直接回家,所以走到校门口就和霖沐阳荀钰两人分道扬镳了。

  校门外,霖沐阳正想陶哲刚才说的事,荀钰突然开口问他:

  “今天喝奶茶吗?”

  霖沐阳抬眼看他:“什么?”

  荀钰抬手指了指旁边的奶茶店。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霖沐阳摇头:“不了,奶茶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荀钰闻言笑了:“原来你知道喝多了不好啊。”

  霖沐阳也知道自己这两天奶茶喝得有点多了,听出荀钰语气里的调侃,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两人又往前走了几步,霖沐阳看到路面荀钰家的司机在朝他们这里招手,于是脚步一顿,指了指旁边的公交站:

  “那荀钰,我们明天见。”

  荀钰却伸手拉住想走的霖沐阳,对上他不解的眼神缓缓开口:

  “反正就一个小区,一起吧。”

  霖沐阳听后一愣,刚想拒绝又听荀钰道:

  “趁这个时间,我给你勾一下化学重点,你化学不是落下挺多知识点的吗?”

  听了荀钰这话,霖沐阳已经到嘴边的拒绝卡住了,又转了一个弯变成了好。

  就这样,霖沐阳跟荀钰一起坐上了后座。

  见霖沐阳也跟着上来了,申叔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最后转头看荀钰。

  顶着申叔探究的目光,荀钰平静开口:

  “霖沐阳,申叔你上次见过,和我一个小区的,顺路和我一起回去。”

  申叔四十多岁,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他前两天才见过霖沐阳,自然不会忘。

  他意外的是,他从荀钰小学开始接送荀钰上学放学,到现在已经几年了,除了陶哲之外,他还没见荀钰顺路送过谁。

  而这个叫霖沐阳的小孩,短短几天内,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他才会多看对方两眼。

  从后视镜对上申叔的目光,霖沐阳乖巧叫人:“叔叔好。”

  申叔一边启动汽车,一边笑着冲他点了点头:“小同学好。”

  车子起步,荀钰想起一件事,转头看霖沐阳,然而一转眼就看见霖沐阳手里捧着化学书,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荀钰:“……干嘛?”

  霖沐阳把书往前递了递,一脸认真:“不是勾重点吗?”

  荀钰:“……”

  被霖沐阳这么一打岔,荀钰原本想说什么也瞬间忘了,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抬手接过他的书。

  见他接过了书,霖沐阳又把红笔递了过去,真诚道谢:

  “谢谢你,荀钰你真好。”

  荀钰翻书的动作一顿,‘好人卡’三个字无缘无故突然从他脑海里冒出来。

  摇摇头把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扔掉,荀钰低头给霖沐阳勾重点。

  荀钰在旁边勾勾画画,霖沐阳就伸长脖|子看,车内一时间陷入了寂静,只有车载空调发出的细微声音。

  勾了两章之后,荀钰翻页的时候余光瞧见霖沐阳做的课后练习题,手上的动作一顿。

  接着霖沐阳就见荀钰在自己那道写了一个C的选择题上划了一下,在旁边写上一个A。

  霖沐阳一愣:“选A吗?我算出来镁的质量就是0.7克啊。”

  荀钰转眼看霖沐阳,代表广大一班同学,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为什么不选文科?”

  这个问题在成绩开学考成绩出来后,周桐也问过他一遍,当时霖沐阳没想好这么回答,但是现在想好了。  

  霖沐阳回:“学文科大学选专业有局限性,理科可选择的专业比文科多啊。”

  荀钰意外:“就因为这个?”

  霖沐阳点头:“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再加上现在大多高中重理轻文,很明显理科比较吃香啊。”

  说完后不等荀钰再发问,霖沐阳自然地转移话题,苦着脸叹气:

  “不过数理化真的好难。”

  一想到霖沐阳的理科成绩,荀钰也沉默两秒,语气里还有些无奈:

  “所以你是怎么做到语文英语那么好,但其他科这么差的?”

  霖沐阳这个偏科法,荀钰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

  面对荀钰的灵魂发问,霖沐阳把头抵在前座的椅背上,丧气:

“我不知道。显然我在课堂上听得很仔细,但那时候我总是听得懂,然后就忘了,或者换不了类似的问题类型。”

霖沐阳的思维不够灵活。其他同学可以举一反三解决类似的问题,但他做不到。

从荀钰的角度看,他看到霖沐阳的左耳垂,与耳洞的小痣非常相似。

那颗痣真像个耳洞。如果你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见。荀钰心里总有感觉,看是耳洞还是痣。

但是,荀钰用手指尖拿着书,把书收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霖沐阳转头看了看荀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嫉妒和好奇:“那么荀钰,你是怎么学会的?”?你为什么在综合考试中得了满分?”

荀钰头上的重点不抬:

“多看多练,你做的问题少,储备不够。”

霖沐阳闻言不想回:

“但我觉得你没有太多的课

荀钰闻言挑眉毛看他:“没想到你观察,我观察得相当仔细。”

对于荀钰的笑容喜欢眼看着,霖沐阳吃了一顿饭,没说“你听不懂全班都知道”。

把霖沐阳的沉默当作默认,荀钰笑着不说话。

霖沐阳看着他,有些人不明白他在笑什么,显然他什么也没说。

开学半个月后,霖沐阳的课程不多了。很快荀钰就完成了。然而,他只是说了一声“好”,一转身,就看到霖沐阳手里的生物书。

荀钰:这个人是工具工吗?

霖沐阳脸上挂着笑脸,眼睛弯着,脸上泛着红晕:“生物……”

  没等霖沐阳说完,荀钰就没好气的接过他手里的书,认命地给他继续画重点。

  谁让自己开了这个口呢。

沉迷学习,无心恋爱  霖沐阳,荀钰

  于是不短的路程中,荀钰不但帮霖沐阳把理综的重点画完了,还给他讲了两道上课没搞懂的数学题。

  下车后霖沐阳跟荀钰道谢,荀钰心里却在想:

  这还没当同桌就已经开始讲题了,等成了同桌会是什么样?

  霖沐阳不知道荀钰心里在想什么,乐滋滋的回家了,吃完晚饭做作业时,忍不住笑着跟桌上的小人感叹:

  “他怎么这么好。”

  百无聊赖守着他做作业的小人听了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多脸茫然的同时如临大敌:

  “谁?沐沐你觉得谁好?有我们好吗?比我们还可爱吗?”

  …………

  第二天上学,出小区的时候霖沐阳不自觉朝荀钰住的方向看了两眼,想看会不会遇到去上学的荀钰。

  他们两人虽然是一个小区,但是每次去学校都没有碰见过。

  不过霖沐阳也只看了两眼就走了,跟小人们嘀咕:

  “还是不要等了,万一他以为我等他是想蹭顺风车怎么办?”

  小人们无条件站霖沐阳,听了他的话纷纷表态:

  “能和沐沐你一起上学,是荀钰的福气!”

  “是啊是啊,和沐沐你这个天师一起,可以躲避好多天灾人祸,还不会撞鬼,多少人求之不得呢!”

  小人们对着霖沐阳一顿吹,也是霖沐阳现在还听不懂他们的话,不然肯定会被他们夸得脸热。

  今天公交晚点了,所以霖沐阳紧赶慢赶到学校时,离打早读铃就差几分钟,而一班的同学全部都站在走廊外面,等着换位置。

  聂璟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

  “待会儿我叫到名字的同学依次进去,两人一组,进去后从第一排左往右依次坐。”

  聂璟说完后,众人应了一声,紧张又期待。

  还不知道自己新同桌是谁的陶哲,羡慕的看向霖沐阳和荀钰:

  “你们倒好,凑成一对坐一起了,抛下我一个孤家寡人的,好不凄凉。”

  听了陶哲的话,霖沐阳一惊,转头看他:

  “一对是可以这么用的吗?”

  见霖沐阳对这两个字反应这么大,旁边的荀钰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陶哲也有点懵,愣愣开口:

  “一对搭档,难道不是这么用的吗?”

  陶哲说‘一对’,霖沐阳没能第一时间理解他的意思,听他说一对搭档才明白过来是自己误会了。

  对上陶哲困惑的表情,霖沐阳有些囧的摇头:“没事。”

  刚好聂璟叫到他们的名字,霖沐阳和荀钰对视一眼,走进教室。

  霖沐阳和荀钰的位置在中间第四排,正对着讲台,他们后边是陶哲和李河,周桐和学习委员坐他们右边。

  陶哲有些兴奋,趴在桌面伸长了脖|子对前面的两人笑:

  “真好,我们三人还是在一起。”

  他同桌李河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拍了拍他胳膊:

  “我还在这里呢,怎么的,刚换座位就搞歧视啊,明明是四个人好不好!”

  陶哲看了他一眼,继续看着自己师父和兄弟笑。

  被忽视的李河:“???”

  旁边的周桐抬手跟霖沐阳打了声招呼。

  聂璟说的微调,真的就是稍微调一下,所以大多同学都满意自己的座位,一个个忙着跟周围的同学聊天。

  聂璟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提高了声音对台下道:

  “好了,今天早读是语文,语文老师还没来,你们自己把书拿出来背。”

  语文课本里的文言文和古诗词霖沐阳都背熟了,在一片背书声中,他埋头做物理题。

  荀钰昨天说他做的题不够多,接触的题型太少了,所以他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的书店买了几本五三和习题集。

  数理化和生物几科加起来,花了他好几百。

  因为不确定自己做得对不对,霖沐阳每做一道就对一下答案,他身边的荀钰就见他把五三翻来覆去忙得慌。

  等霖沐阳算完一道选择题又去翻答案时,他身边的荀钰看不下去了,看他:

  “做一题看一题,你这样效率太低了。”

  霖沐阳偏头看他,虚心求问:“那怎么办?”

  霖沐阳的学习方法就是一道题一道题来,弄清楚一道后再往下继续。

  伸手把他手里的答案遮住,荀钰道:

  “你先做完一页或一个题型再集中纠错。”

  说完后不等霖沐阳再开口,荀钰又继续道:

  “你这样从头开始做也浪费时间,上面很多基础题你用不着花时间,你看自己哪一章不懂,就找几道同类型的题做,弄懂了然后再换综合题型。”

  与其广撒网浪费时间,不如集中精力攻克一个知识点。

  霖沐阳听后觉得有道理,点头的同时好奇问荀钰:

  “你就是这样学的吗?”

  听了霖沐阳的话,还没等荀钰回答他,后面的李河突然插话:

  “荀哥就没有不会的。”

  说完后李河还小声吐槽了一句:

  “也不知道荀哥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简直是怪物。”

  荀钰头也没回,凉凉开口:

  “我耳朵不聋,听得见。”

  李河精神一振,抿着嘴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那意思——

  OK,我闭嘴。

  语文早读霖沐阳在做物理题,荀钰也没闲着,他在做数学奥数题。

  陶哲一边大声朗读《琵琶行》,一边看前面做题的两人,心想:也是语文老师没来,不然看见了估计得心梗。

  早自习就三十五分钟,荀钰两道奥数题第二种解法都做出来了,霖沐阳还停留在第二道力学题。

  霖沐阳正给不光滑斜坡上的卡车做受力分析,耳边突然传来荀钰的声音:

  “受力分析图画错了。”

  正准备写公式的手一顿,霖沐阳赶紧看向自己的图,一个一个数:

  “重力,摩擦力……”

  霖沐阳又数了一遍,没发现问题,茫然看荀钰:“哪里错了?”

  荀钰手臂越过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他画的图上,不急不缓开口:

  “你少了一个斜坡对卡车的支撑力。”

  也不知道荀钰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去拿霖沐阳的笔是,之间刚好擦过霖沐阳的手腕。

  霖沐阳觉得有些痒,放在书上的手动了动,却没有挪开。

  李河看着前面给霖沐阳讲题的荀钰,心情复杂——

  同桌这么久,荀钰还没有主动给他讲过题呢!

  想到这里,李河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陶哲,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开口: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