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资讯/耽美 > 陆长平《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小说新书推荐

陆长平《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小说新书推荐

2020-07-18 11:01:00 作者:叶重阑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叶重阑创作的小说《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小说人物陆长平,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陆长平是一国之君,继位之后励精图治英明神武,唯..

《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 小说介绍

小说在线小编为您推荐2020年好看的小说,由著名作家叶重阑创作的小说《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小说人物陆长平,这是一本值得看很多遍的小说,情节紧凑,精彩无限:陆长平是一国之君,继位之后励精图治英明神武,唯一的缺点是,他是个妹控,中晚期的那种,隔壁的暴君嗜杀冷血,听说他妹妹是当世第一美人,几次派人求娶,陆长平左思右想,最后换上女装,代替孪生妹妹去和亲,谁料到暴君竟然对他一见倾心,不仅将他封为皇后,还要跟他生太子?

陆长平《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小说新书推荐

这样,即使有一天,南楚和北魏必须开战,他也可以知己知彼,立于不败之地。

陆长平写得越来越激动,连他那清澈的桃花眼也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谢玄元放下笔,一声“啪”的一声,终于看到了纸上的最后一句话:“妾妃一直想亲眼见到北魏,我也想亲眼见到陛下。”

这似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远不如吕王妃对他说的那么多花言巧语那么美。

但谢玄元今晚喝醉了,情绪明显比清醒时更微妙。

看到那句话后,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幕:他在楚南时,眼前的美女正在听各种有关他的新闻。

这样的补脑,其实让暴君产生了奇怪的错觉,以为自己被暗恋了很久。幻觉过后,就有了随之而来的甜蜜。

他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状态不对劲,故意把目光从华丽的卢美仁身上移开,微微抬起头,看着沙发顶上挂着的轻纱帘,轻声问道:“现在你看到了。你失望了吗?”

目前,如果我们想让陆长平说实话,答案一定是他从未失望过。

虽然这个暴君脾气暴躁,嘴角恶毒,翻脸的速度比一本书还快,但他在处理政治事务上的勤奋丝毫不亚于明朝君主陆长平。

归根结底,两人只是在治国理念上大相径庭。

暴君的作风更为极端。如果你不同意,你会把他们都杀了。另一方面,陆长平可以通过协商解决问题,所以他决不会采取任何行动。陆长平回忆起自己的想法,当他看着暴君的那一刻,他突然开始取笑暴君。

他没有摇头,而是点头。

谢轩元虽然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但他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陆长平的点头。

他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正要向陆长平发起进攻。但现在酒的劲儿还没过去,头真的很痛。

谢轩元翻了个身,用指腹搓着疼痛的额头。他很久没说话了。

陆长平趁着暴君的头痛,继续奉承暴君:“我只是不相信所有的谣言。陛下,当地人的暴君,有时很温和。既然陛下挟持了我的妾为人质,你只需要关闭人民。你为什么要像今天下午那样吸引这么多医生来治我的喉咙?

  臣妾初遇之时毕竟欺瞒了陛下,未跟陛下说出实情。原以为就算死不了,也要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陛下到现在非但没有苛待,反倒对臣妾恩宠有加。”

  谢玄元侧身看着纸上的解释,有些不自在地哼了一声道:

  “你希望朕怎么苛待你?是下狱用刑,还是喂你吃几颗定期发作的毒.药?对了,朕还自创了很多种刑罚。只要你想体验,朕都可以满足你。”

  陆长平是真的有些害怕那些暴君随口就提出来一串的残酷手段。他拼命摇头,恨不得将自己刚才随意调戏暴君的话通通收回去。

  谢玄元见他怕成那个样子,顿时放肆地笑了起来。只可惜得意忘形之际,他的头便跟着抽痛得更加厉害了。

  他捂着额头,脸色冷淡地继续打击陆长平道:“劝你别想太多,朕只是要用你做个要挟南楚的筹码而已。若是你那个废物皇兄听说你变成了哑巴就不要你了,那朕岂不是亏大了?”

  陆长平看着暴君那口是心非的别扭模样,也没想再跟对方理论下去。他最后在纸上写道:

  “正是如此,但无论如何还是感激陛下的不杀之恩。”

  写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转向正题:“天色不早了,陛下明日还要早朝。还是让臣妾伺候您快些安寝吧。”

  暴君对最后这句话不置可否,只是揽着被子靠在床头,一副既不配合也不拒绝的大爷模样,等着看陆长平如何上前伺候。

  陆长平咬咬牙替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而后绕到暴君身侧,开始解暴君的中衣。

  谢玄元比看上去还要瘦,摸着有些硌人。相比之下,反倒是大婚那日不小心摸到的腰腹肌肉手感更好一些。

  陆长平暗自庆幸,他不用搂着暴君这具硌人的身体睡上一夜。

  待到除下中衣,暴君的身上便仅剩下一层白色的亵衣。

  这下陆长平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他一手趁着暴君不注意悄悄打开床头藏有凶器的暗格,一手心不在焉地拉扯着暴君的衣带。只待时机一到,就可以杀暴君一个措手不及。

  可就在他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取出暗格中的匕首时,他的另一只手失了准头,不小心扯破了轻薄亵衣的衣领。

  空旷的宫室中,裂帛之声十分清脆。

  原本还在安静看戏的暴君在仅剩的蔽体衣物被撕了个口子之后,像被突然打了管鸡血一般猛地将陆长平推开,而后紧紧捂着被撕裂的领口。

  单看他那又惊又怒的眼神,只怕说他是不愿被恶霸强占的贞洁烈夫也会有人相信。

  陆长平被狠狠推了一下,后背撞在了半开的暗格上,疼痛钻心。

  只听哗啦一声,暗格中的麻绳、金钗、匕首等撒了一地,甚至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中还混入了几根陆长平先前没发现的红烛。

  行刺计划毁于一旦,陆美人无力地瘫坐在那一堆散落的“凶器”中间,心跳几乎骤停。

女装后我让暴君怀孕了  陆长平

  难道是暴君早就察觉出了他的异样,有所防范?他今日要交代在这里了么?

   陆长平后背疼得厉害,一时半刻无法站起来,只能维持着刚刚被暴君推倒时的楚楚可怜模样。

  他自幼习武,虽说一直在宫中锦衣玉食,但身体绝对算不上娇气。

  这一下之所以这么疼,全都是因为谢玄元那暴君也有不弱的内力傍身,而且推他的时候还用足了力气。

  陆长平毫无防备,就这样遭了暴君的毒手。此次没受内伤,已然是不幸中的万幸。

  眼看着刺杀之事败露,他借着长袖的掩护,偷偷拾起近处的一枚金簪,也好在必要之时挟持着暴君逃出生天。

  谢玄元看着那散了一地的零碎东西,也呆住了。他沉默半晌,才开口质问道:“陆贵妃,你就没有什么要向朕解释的么?”

  陆长平坐在地上看似动也不动,但实际上正在尽力收集着自己附近的那些能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他不动声色地静待背上的伤势缓和,看起来冷静得根本不像是一个刺杀失败之人。

  暴君见他的淡定模样,似是更加气恼了,他一手捂着欲散不散的衣领,一手指向地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抬高了声音:

  “朕没有料到,你居然还有这种无耻至极的癖好!你原是打算今夜将这些东西都用在朕的身上,是不是”

  陆长平本已经做好了与暴君殊死搏斗的准备,但是暴君的反应好像和他想得不太一样。

  寻常的帝王遭遇了刺客,难道不是应该一声令下,先命人将刺客擒住,然后再行审问的吗?

  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成了他和暴君二人的对峙?

  “朕在问你话!还不快回答朕。”

  就在陆长平迟疑的功夫,谢玄元又暴躁了几分。

  陆长平忍住当着暴君的面翻白眼鄙视对方的冲动,默默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暴君提出的那两个问题也是奇怪。

  杀人就是杀人,为何要说这是无耻至极的癖好?他才不像暴君那般以杀人为乐。

  还有他要取暴君性命,随便从这其中拿一样东西就足够了,又何须将它们都用在暴君身上?

  当然,那几根无意中混进去的蜡烛除外。光靠那点火,顶多只能事后毁尸灭迹,并不能真正将人杀死。

  等等……蜡烛?

  陆长平盯着地上的那几根红烛看了又看,目光有些艰难地在地上的那堆东西里来回游移。

  他好像,突然明白暴君刚才是什么意思了……

  他很想揪着那暴君的衣领质问,他脑子里成天想的到底都是些什么污秽的糟粕?

  他事先准备的绳子、匕首和金簪分明都是来杀人的。只不过意外地混入了几根原本就存放在暗格中的红烛,味道就全变了。

  他陆长平从试图谋刺暴君的“陆贵妃”,顷刻之间变成了一个在床.笫之间有虐待癖好的变态。

  这下不光是他自己,就连他妹妹昭平的名声也要跟着一起毁在北卫了。

  陆长平很想解释些什么,可是现在无论他怎么跟暴君解释,都要在衣冠禽兽的变态还有刺杀暴君的刺客这两个身份之间选择一个。

  谢玄元有内力在身,受了这番惊吓已然酒醒,想要在今夜刺杀成功已经是不可能之事。

  也只有不想活了的人,才会告诉暴君,地上这些东西的真实用途不是为了和他玩夫妻情.趣,而是想要了他的命。

  权衡过后,陆长平决定顺着暴君无意中给他的这个台阶先下来再说。

  就算他被当成变态又如何?被人背后议论一两句又少不了块肉。

  更何况暴君是比他还要爱惜颜面的人,想来是打死都不会允许这种话题被传出去。

  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太过干脆地承认只会显得十分可疑。

  为了不让暴君将这次中途败露的行动与刺杀联系起来,陆长平还是象征性地摇了摇头,薄唇紧抿,满脸羞愧之色。

  谢玄元见他如此反应,对自己的猜想更是坚信不疑。他冷笑:

  “怎么了?陆贵妃这是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朕劝你好好想清楚,你若否认,朕就只能唤人来,把你当成刺客抓出去严加审问了。”

  说到审问,这暴君的眼中竟闪着兴奋的亮光:“朕倒是很好奇,似贵妃这般细皮嫩肉连几根银针都害怕的弱女子,在那诸般刑罚之下能熬到几时?”

  暴君所创的变态刑罚陆长平多少也有所耳闻。莫说是暴君口中的“弱女子”,就是他这样的八尺男儿也不可能熬得住。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