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恐怖 > 惊魂乾坤

惊魂乾坤糜陛-著

主角:宁无非乔姬
《惊魂乾坤》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恐怖小说,小说人物是宁无非乔姬,作者糜陛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除了钱一无所有的宁无非是一个实打实的怂货,暗恋校花三年不敢告..
状态:连载时间:2020-07-15 10:51: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惊魂乾坤》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恐怖小说,小说人物是宁无非乔姬,作者糜陛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恐怖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除了钱一无所有的宁无非是一个实打实的怂货,暗恋校花三年不敢告白,怕黑怕鬼,人傻钱多,单纯好骗,这样的宁无非,却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十八年来,她每晚都做同一个连续的噩梦,梦中,众生在她脚下匍匐战栗。

《惊魂乾坤》 宁无非乔姬小说精彩阅读

  朔哥心眼小又记仇,可能是怕出去后这龟孙就跑了,抡起拳头狠砸在姚贵面上,姚贵倒地,生死不知。一条黑线刺向朔哥后背,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在刺穿之前,一块摇摇欲坠的天花板忽然砸下来,把下面一堆人都压在里面,恰好挡住了黑线,但天花板下烟尘滚滚,也不知情况如何。

  笃、笃、笃、笃,身后和身边不断有人体被击穿的声音,有惨叫、求救、哀嚎,宁无非满头大汗,眼冒泪花,根本不敢回头,也许就是回头耽搁的这半秒钟,就会轮到自己。

她眨了眨眼,眼睛清澈,但她发现了另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部黑色的电影在天空中蔓延开来,所有打这部电影的人都被猛烈地反弹回来,倒在地上。 电影还在蔓延,渐渐的堵上了大门,大家都在晃着腿跑着要起飞到位,向着希望的最后曙光。

  四个、三个、两个……

  朔哥啐了口唾沫:“最好把姚贵那老王八蛋一块儿砸死,要不然真对不起爷爷受的这罪。”

  他找了根钢筋,把自己撑起来,一瘸一拐往外走。烟尘漫天,光线更加晦暗了,无差别攻击的黑线几乎弄塌了半个商场,地形全乱了,朔哥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可能在一楼,也可能正站在二楼的天花板上。四下望望,选了个直觉上最对的方向离开。

  崎岖不平的地面和倒塌的货架给不便的腿脚造成莫大阻碍,朔哥爬过一块翘起的地板,绕路碎成两半的雕像,脚掌触碰到平坦地面时,他感觉自己踩到了水。原来他来到了喷泉附近,喷泉池子被砸开一角,里面的泉水汩汩涌出,浸湿了地面。

  那他岂不是回到了黑茧附近?朔哥一惊,抬头看去,却见喷泉上方空荡荡一片,只有厚棉絮似的茧衣覆盖在喷泉上方。这个认知不仅没有令朔哥心情放松,反而更加严阵以待。

  茧不见了,说明里面的东西出来了。单是黑茧延伸出的黑线几乎就将所有人杀光,那从核心的茧中孕育出来的东西……又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朔哥打出生以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此刻却由衷脚底发寒,只想快点离开。就在此时,他感受到一阵不同寻常的震动,就好像地震前夕大规模迁徙的兽群,连他趿拉在泉水中的脚步声中也掺杂了别样的响动。一个人影从角落里跑出来,朔哥正要挥棍子,却发现这人有点眼熟,好像是之前的那个警察。

  单飞远远看见他,疯狂挥舞双手:“快跑……又出来了!”

  “什么??”他声音嘶哑,朔哥乍一听没听清,扯着嗓子问了一遍。不过用不着单飞再补充,很快朔哥也看清了追在警察后面的那一群黑压压的影子,大骂一声卧槽,杵着棍子连滚带爬往反方向狂奔。

惊魂乾坤  宁无非,乔姬

  僵尸又出来了!

  “它们之前去哪儿了?难道是早就知道黑线会进行无差别攻击,所以躲起来?”

  “妈的,鸡贼!”

  朔哥和单警官借着昏暗的光线在重重障碍物中鼠窜,但障碍物太多,人的速度要比僵尸的速度慢得多,两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单飞跳到高处,抓着朔哥衣服把人扯上来,四下看了看,在不远处发现一根倒塌的柱子,倾斜着通往三楼的楼道。

  “僵尸不会爬柱,快,我们爬上去!”

  两人忍着扑鼻的灰尘,小心规避着裸露在外的钢筋,跟两只毛毛虫一样,一蹭一蹭挪到了三楼走廊,中途曹朔言的鞋子还被僵尸扯掉了。

  三楼已经差不多是之前二楼的高度,地板塌陷得厉害,地面倾斜向下,已经到了不抱紧固定物就会滑下去的地步,中间还断裂了老长一段。两人爬上三楼后,不敢移动,各自寻了个支撑抱着,把自己蜷缩在遮掩物后方。

  失去目标的僵尸在原地徘徊好一会儿,这才不甘不愿地吼叫几声,渐渐散开。经过一番剧烈运动和消耗,曹朔言饿得眼冒金星,在缝隙里抠到半截脆脆鲨,随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狠狠咬下一大口。

  单警官看着他,摇了摇头:“你这小孩,也太急躁不懂事了,本来能跑出去的,非要把人揪出来打一顿。”单飞落在后面搀扶一个孕妇,被拖慢了速度没能跑出去,也正好看见了曹朔言把姚贵从人群中揪出来暴打的一幕。他更想说,难道不能等出去再收拾他吗?但作为一个警察,教唆斗殴不太好,便咽下了已经到喉咙口的话。

  曹朔言囫囵两口吃完了脆脆鲨,又从缝隙里抠出一颗糖,如获至宝,抛进嘴里嘎嘎嚼着,挥了挥手:“您也别说我了,我行动前就已经做好准备,任何结果我都甘心受着,您看,被困在这鬼地方不就是遭报应了吗?”

  他嘎嘎笑了两声,齿缝里有血,眼现戾气,“我就算死在这里,也一定要拉那鳖孙陪葬。”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