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暴君是我白月光

暴君是我白月光眠风枕月-著

主角:谢云窈容堇
《暴君是我白月光》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谢云窈容堇是小说的人物,由眠风枕月倾心创作,《暴君是我白月光》全文简介:谢云窈前世对定国公那个不起眼的庶子容堇情有独钟,只可惜容堇突然英年早逝,重生回到十年..
状态:连载时间:2020-04-25 07:14: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暴君是我白月光》是一本熬夜也要看完的小说,谢云窈容堇是小说的人物,由眠风枕月倾心创作,《暴君是我白月光》全文简介:谢云窈前世对定国公那个不起眼的庶子容堇情有独钟,只可惜容堇突然英年早逝,重生回到十年前,她迫不及待的找到容堇,看着眼前面如冠玉的俊美男子,一瞬间心下狂跳,她决心好好护着他,顺便把前世那个暴君扼杀在摇篮里!

《暴君是我白月光》 谢云窈容堇小说精彩阅读

  这番话落入谢云窈耳中,如何能忍?

  若是有人说她的闲言碎语,她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生气,大概早就习以为常了。

  可不管是前世今生,她从来容不得任何人议论容二哥哥,还诋毁容二哥哥的生母,说得这般难听。

  谢云窈当时就冷着脸,拍了桌子,对着那多嘴的姑娘,厉声道:“前人有言,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你好歹也是出身名门,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说出这番话来,也不觉得害臊!我实在耻于与你同席!”

  少女脆生生的嗓音回荡在室内,不知哪来的一股压人气势,众人霎时安静下来,愣愣朝她看去,随后又看向那多嘴的姑娘,目光和言语之间都有些鄙夷,表示同意谢云窈的说法,耻于与她同席。

  那姑娘听闻她的质问,再看看众人异样目光,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一时羞愧难当,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暗暗觉得有些奇怪,他们在说容堇,跟她又没关系,她这么上纲上线的作甚?

  眼见着着谢云窈如此维护容堇,容婉也只能赶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别说了,来尝尝这醉霄楼最有名的梨花酿,清甜醇香,听说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容婉也让人给谢云窈斟酒,含笑道:“云窈妹妹,你也来尝尝吧。”

  谢云窈冷冷扫了她们一眼,轻哼一声,才就此作罢。

  喝酒之时,谢云秀赶忙凑到谢云窈耳边,迫不及待的询问她,“妹妹,你的那个心上人,莫非就是……”刚才她们说的那个容二公子吧?

  谢云秀方才也看见那个容二公子了,确实生得好看,好些姑娘都在偷偷看着他挪不开眼。

  谢云窈心领神会的一笑,挑了挑眉,得意反问,“如何?”

  谢云秀捧着她的肩膀,“你是不是被他美貌迷惑了?”

  不得不承认,一见钟情之时,谢云窈确实是因为那张俊脸,可是让她十年念念不忘,却有许多其他说不清道的原因。

  看着谢云窈那春风满面的娇羞模样,谢云秀忍不住皱起了眉,“大伯母估计不会同意你们的事。”

  看上谁不好,怎么偏偏看上那个容堇了啊?

  谢云窈满不在乎,她肯定会有办法让母亲同意的,不过在此之前,她要让容二哥哥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

  谢云秀有个缺陷,酒量很差。

刚才她不忍口贪心,偷偷尝了梨花酒,原来看见别人喜欢喝水,以为她不能喝醉,谁知道她只喝了两杯,马上就醉了,整个人都晕了。

谢云玉发现她又红又醉,急忙抱着她,皱着眉头问:二姐,你不是说你不想喝吗?

谢云秀眯着眼睛笑了。姐姐,别说,这梨味道真好。再给我倒一杯。

谢云雨扭着嘴角,很无奈。

怕二姐喝醉了,大庭广众之下,谢云玉只好先帮她离开桌子,暂时到客房去。谢云玉在离开前说:我的第二个姐姐喝醉了,喝不下酒,我就先带她醒过来。

荣万站起来说:你要我陪你吗?

谢云雨摇了摇头说:不,表哥,你还有客人要处理。我很快就回来。

那好吧

看着谢云雨帮谢云秀走出去,荣云冷了几分,勾搭起来,叫陪女佣,贴耳解释,去,告诉我大哥。

女仆听从命令,急急忙忙地走了。

如果我们能安排她和老大哥在一起,那就太好了。

谢云玉还不知道,只是扶着二姐,一路穿过走廊,爬上楼上,最后把她送到楼上的客房,抱着她在柔软的床上躺下,还留下她的女仆侍候她醒来。

在二姐安顿下来后,谢云雨走出了原来的路。

但是在路中间,突然一种眩晕的感觉,他的头越来越重了,身体越来越软,脚底下也不能走任何一步了。

那时候她还觉得有点奇怪,她只有一杯梨酒,梨酒不醉人,她的酒喝不下去,当她从好的结局出来的时候,她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突然失去了力量?

这是一种摇头丸吗?但是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击中它。

谢云雨头晕目眩,步履艰难,几乎跌倒在脚下。

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她旁边,握住她的胳膊。表哥,你还好吗?

谢云窈抬头望着荣蒙,当时暗地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嘴角露出邪恶的微笑,他问道:我表哥喝醉了吗?我表哥能带你回房间休息吗?

  谢云窈屏住呼吸,连连摇头,想要挣扎拒绝,却说不出话来,毫无抵抗之力,就这么被他搀扶着,一步步带进了身边客房。

  她心下猛然一沉,顿觉惊慌失措,急得眼眶都红了。

  谢云窈好像被抽走了骨头,浑身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容蒙将她拽进了无人客房之内,最终浑身一软,瘫倒在软榻上。

  容蒙坐在床沿,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垂目看着谢云窈。

  少女一头青丝如绸,随意散落在枕上,那美人醉意朦胧的模样,肌肤白里透红,比平常更加娇娆妩媚,特别是白皙胜雪的颈子,链接着精巧的锁骨,以及微微上下起伏之处,恐怕任由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毫无抵抗之力。

  容蒙灼烫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她身上,咽下一口唾沫,实在按捺不住,抬起袖子,将魔爪朝着她伸了过去。

  谢云窈眼见着容蒙想对她下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往后躲开,呼吸凝重,吐出三个字来,“别碰我!”

  容蒙干笑一声,“表妹别怕,表哥不会对你无礼,也只是担心你罢了,你醉成这副模样,若是叫人瞧见了多不好?”

  明明就是他下药,竟然还有脸说是她喝醉了?也不怕她到时候告诉外祖母!

  谢云窈满目幽怨,恨恨瞪着他,勒令道:“出去!”

  容蒙一脸无辜的样子,“方才我好心送表妹进来,不知是谁,竟然从外头把门给锁了,表妹,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谢云窈憋着一口气,没力气骂他,可已经在心里把他诅咒了百八十回。

  感觉到谢云窈那股厌恶的目光,容蒙心下有些不悦,脸上的笑容渐渐暗淡下去,叹息一声,也只好坦白说道:“表妹,我就跟你直说了吧,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只可惜以前有个碍事的宁王。

  “好不容易宁王没了,你还总是正眼都不瞧我一眼,表哥也是太喜欢你了,才逼不得已,出此下策,你可千万别怪表哥。

  “今日反正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说不清楚了,不如你就老老实实嫁给表哥,表哥今后会很疼你的,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保证不会比宁王对你差,你看如何?”

  容蒙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把谢云窈娶回去,所以出于长远考虑,他并没有打算当真对谢云窈无礼。

  他的计划,是让容婉把谢云窈灌醉,然后他趁机将谢云窈带进房间,等到时机成熟,容婉再带着人过来当场撞破,到时候谢云窈便只能嫁给他了。

  他抬起袖子,勾起少女一缕青丝,捏在手心把玩,一时爱不释手。

  一想到自己的得意计划马上就要成功,容蒙脸上都笑开了花。

  谢云窈眼看着他魔爪一点一点接近,屏住呼吸,泪水顺着眼角往下流,却又挣扎动弹不得,一时死的心都有了。

  正当此时,“嘭”的一声巨响袭来,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起初容蒙还以为是容婉带着人过来了。

  谁知,扭头朝着门口看去,却见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着光立在门口。

  白光包裹出他挺拔修长的轮廓,远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带着一股凛冽寒意,即使是温暖宜人的春日,也让人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容蒙还愣了愣,怎么和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一转眼,男子已经冲进屋内,直逼到容蒙眼前,才看清不是别人,正是容堇。

  只是此刻的容堇一改往常的冷漠疏离,周身黑气缠绕,面目阴鸷,眸光凌厉,好似用眼神就能将人千刀万剐了。

  感觉到他一身煞气,容蒙腿一软,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可他还没来及做出反应,便已经被容堇一把拧起衣襟,双脚悬空,整个人从地上提起来,一把扔了出去。

  转瞬之间,猛烈撞击的声响起,屋里乱作一团。

  容蒙重重摔在柱子上,一时天旋地转,腹中翻江倒海,险些晕死过去。

  他撑着身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容堇,恼怒道:“容堇,你,你敢打我!”

  话刚出口,紧接着,又是一记飞拳暴揍到他脸上,一字一句自容堇口中迸射而出,“打的就是你。”

  容堇自小在北疆军营里摸爬滚打,不满十岁就已经提刀上马,上阵杀敌,手上不知多少人命,刀下不知多少亡魂。

  这一拳下去,几乎力达千斤,结结实实打在容蒙脸上,直将他两颗牙齿打得飞溅出去,“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来,脸上瞬间红肿了一片。

  看了眼地上带血的牙齿,知道容堇这是要下死手。

  容蒙自然不会任由殴打,顿时怒火中烧,抬起袖子,挥起拳头就要反击。

  可整日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哪是容堇的对手?

  容堇一把就稳稳接住他挥过来的拳头,反手一拧。

  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惨叫声,他这只手恐怕是要废了。

  紧接着又是一脚,容蒙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砸在桌椅上,一时木屑飞溅。

  容堇还不肯作罢,两步上前,骑在容蒙身上,满目猩红,面目狠戾,对着他左一拳右一拳的就是一顿爆捶。

  原本安静时候,男人如同天上下凡不染纤尘的谪仙,而此刻,却像是撕开那层完美无缺的皮囊,化身成为茹毛饮血的恶魔。

  听见动静这么大,谢云窈真怕容二哥哥一个不小心把容蒙殴打致死,那可就麻烦大了,赶忙唤他,“容二哥哥,别打了……”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