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穿越 > 命相女(重生)

命相女(重生)芸生生-著

主角:闻月谢翊
《命相女(重生)》是芸生生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命相女(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闻月谢翊。精彩章节阅览:闻月十六岁时,意外救下重伤的辰南王谢翊。因倾心喜欢,不顾旁人阻拦,进京嫁他做了妾,哪..
状态:连载时间:2020-04-24 09:13: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命相女(重生)》是芸生生的经典小说作品,小说在线提供命相女(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闻月谢翊。精彩章节阅览:闻月十六岁时,意外救下重伤的辰南王谢翊。因倾心喜欢,不顾旁人阻拦,进京嫁他做了妾,哪知所托非人,重生回到十五岁,闻月别无所求,不问世事,只想安心活过二十岁,为防拦路虎出现,写下前世所有人生死命运。

《命相女(重生)》 闻月谢翊小说精彩阅读

王佳灭了城门一亭火,在县城掀起了波涛。

一百多年来,县城一直很稳定,发生了两次大灾难。人们说,是法院不利于法院的监督,引起了天堂的愤怒,导致了这场灾难。

有一段时间,在县外,人们惊慌失措。

也有报道说,作为一亭村受灾的一员,月亮也被安置在农村的一个营地里。

这一次,虽然一亭村发生火灾,但没有人员伤亡,都逃了出来,已经很幸运了。

进营后,闻月先到牛叔的房间,确认两个人早在心灰意冷之前就死了。小川的事,让闻月明白,有些事即使她及时停下来,后继的隐患终究还是很大的。如果你真想救别人的命,一定要小心事实。

但幸运的是,根据她重生后的经历。

在这一生中,由于她的重生,小小的变化导致了更大的差异,宜亭村的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然而,在宜亭村之外,外面的一切仍像前世一样有序地进行着。

重生后,我听说月亮的老师从王道勤那里学到了汉字。

写完书后,她用难忘的记忆在书中写下了它,并将它命名为命运,从她去世之日到她去世之日,从三年的历史,以及许多与她命运有关的故事。

生命有两卷。

一个是三年的历史,另一个是月球自身生命的轨迹。

在前世,我听说了很多关于那个朝代的事情,因为我听说了很多关于北京月亮体的事。在这一生中,为了防止朝鲜的历史,导致她自己命运的改变,所以她专门记录了那些。同时,也要阻止她将来如果她在乎的人,寻找他的道路,也有一个基础。

根据她这一生所收到的消息,外界的所有重大事件几乎都能与命运中的记录相对应。

两个月前,皇帝下令特赦南施国东妾的生日。

例如,一个月前,皇帝抛弃了第一皇后的儿子,把它送到赛北。相反,今天女王的小儿子在十三岁时登上了王子的王位。

在这一生中,伊亭村的一切似乎都发生了变化,但历史的洪流仍在朝着与前世相同的方向前进。

点燃蜡烛

闻月从她的包裹里取走了三年的生命。

前世,她没有嫁到王家,王家也没有把门给毁了。如何改变自己的生活,她想在生活中找到答案。

  然而,对着烛火来回查阅了好几遍,她也未能找到蛛丝马迹。

  如谢翊所言,追杀她的乃宫闱之人。

  闻月心想,难不成是外界历史变革引致杀身之祸?

  她下意识地想找出另一本关于历史沿革的命相,但翻了好几遍包裹,也未能寻到。她顿时着急起来,背后一阵发凉,若那本有关历史的命相,落于旁人手中,怕是后果不堪设想。那里记录着多位朝廷高官的升迁贬谪,甚至皇子夺位。落谁人之手,皆恐将大乱天下。

  冥思苦想了好一阵,闻月终于回想起那本命相的去路。

  平日,她就一直将两本命相藏于压箱底的妆奁里。

  那日出嫁前,为防不测,她曾取出过那册书写她命格之书,仔细翻阅。没想到媒婆半路进了来,她着急便将书塞进了枕头底下。

  而关于历史沿革的那一册,已被王家家丁当做嫁妆的一部分,于当日抬去了王家。

  寻到命相之书所在,闻月总算安稳了不少。

  临睡前,她心想,明日定要去一趟王家,找着那本命相,好好放在身边。又或者,烧了也罢,但千千万万,不能让旁人寻到。

  次日,闻月起了大早,来到王家门前。

  衙役守在门前,不让闻月进去。待她说明来意,告知是那灭门惨案中唯一活下来的人,想来取些自己的东西后,衙役才不忍心,松了口,把她放了进去。

  找到安放嫁妆的房间,闻月立刻冲了进去。

  然而,进门的那一刻,她惊在当场。

  那房间里,几乎所有的木箱都已被人打开,连存放妆奁的那一箱也并不例外。衣衫、胭脂、杂物散落一地,场面一片狼藉。

  见此情形,闻月飞快地跑到存放妆奁那只箱子旁。

  妆奁还在,这让闻月松了口气。

  然而,打开妆奁的那一刻,她险些窒息。

  里头空无一物,任她来回翻找数十遍,依然未见那本书写了历史沿革的命相书。

  头皮不禁发麻。

  闻月瘫坐在那儿,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怎么、怎么会这样?”

  衙役闻声而来,指着那横七竖八的杂物,自如道:“这儿啊,自灭门那日之后便是这样了。似乎当日就被人翻找过了,就不知道是那刺客干得,还是旁人为之。”

  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力感,席卷了闻月全身。

  衙役未看出她的异样,还在絮絮询问:“姑娘可是丢了什么重要物什,可以告知我们府衙,我们会尝试帮姑娘寻找,指不定这还能成为破案线索之一。”

  “不、不用了。”

  扶着木箱边缘,闻月费力地站了起来。

  手心不慎刮到箱边木刺,顿时鲜血直流。

  她苍白地朝那衙役笑了笑:“我真没丢什么。”

  说完,她一路搀扶着,颤颤悠悠走了出去。

  等衙役反应过来时,四面的墙壁、门窗,已留了一串的血手印。

  “姑娘!”

  衙役试图喊住她问询情况,可她却已消失不见了。

  出王家大门时,闻月碰上了闻讯赶来的谢翊。

  她拾级而下,魂不守舍,在谢翊拦在她跟前之后,她才慢慢悠悠地抬了头,用一双无神地眼,说了声:“殿下好。”

  闻月向来聪慧,天塌下来,也会第一时间想法子应对。

  如今她这等心神不安的模样,实在叫谢翊诧异。

  他蹙眉,耐心在她跟前低下头:“阿月,怎么了?”

  “没事。”她苍白笑笑。

  “真没事?”

  “没事。”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