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玄幻 >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水墨清香-著

主角:徐天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玄幻小说,小说人物是徐天,作者水墨清香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玄幻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徐天在嗝屁后得到了第二次生命,面对着散发着浓浓臭味的..
状态:连载时间:2020-03-18 07:18: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小说是一本公认最好看的玄幻小说,小说人物是徐天,作者水墨清香精心创作,剧情饱满不拖沓,是一本优质的玄幻小说,免费章节内容节选:徐天在嗝屁后得到了第二次生命,面对着散发着浓浓臭味的城堡,徐天觉得自己需要对这个有味道的中世纪做些什么……基建带来力量,人民奉上信仰,费布里娜的主人在世界的见证下加冕为王!对此,徐天表示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更好点。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徐天小说精彩阅读

徐天做了个统治者。

这不像你想的那么高雅,也不复杂。他找到木匠做了一个光滑而平坦的木板,然后砍掉了他的头和尾巴。可能与他手臂的长度相比,他宣布那是一只脚。为了使这位统治者对别人毫无用处,为了加快农具的生产,徐天特别要求管家请一位木匠从城里回来。至于木匠和前石匠的恐惧和家庭,这不是徐天所关心的。

经过多次尝试,他发现自己不能把它分成十个相等的部分。徐天以统一的方式把它直接分成16个部分,宣称一英尺等于16英寸,脚和英寸是现代汉字,发音也是普通话标准,臭而无耻地称它为天王。

是的,那是徐天的日子。

徐天真的厌倦了这个世界上含糊的话。他在以前耕耘时,应该想到这一点,否则他所做的零件并不总是不能与数字相匹配,但现在这样做还不算太晚。他郑重地把最初的天平交给管家,并要求管家找到铁匠来创造同样的长度。他真的害怕有一天他会因为一些垃圾而失踪,而管家会把注意力放在比铁更多的地方。

怎么把长度分成两个徐天也想了很久,毕竟,他已经离开学校很多年了,然后他看到了分叉的分支,突然血冲到头顶顶智商爆表,想到指南针这件大事,怎么把一只脚平均分成十半,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一只脚被分成了两只。

树枝类似弹弓。徐天要求人们拿起它来做一点加工,可以直接充当一个暂时的指南针--剥掉树皮,把树干切得光滑,防止主人伤害手,磨得越长,就像针尖一样,所有较短的都在火前打磨和烘烤,直到碳化后才取出。然后用沸水烧掉,然后你才敢把它放在陶盘上交给上帝。

我不知道徐天走过这条树枝有多大,但他不必知道。毕竟,他只是在等待最成功的人,而不是辛勤工作的执行者。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树枝能否做出指南针,如果不能,那就去找另一根树枝。总之,这里有很多人,到处都是森林。

幸运的是,它起作用了。

徐天松了一口气,仆人松了一口气。

尖节对着板的边缘,徐天用碳化的另一根枝头在板上画出一条黑色的弧线,也对着另一侧的依法处理,幸运的是,树枝够长了,两条黑线在板的上下两点,徐天用黑色麻线把它们连在一起,而原来的线相交的地方是中点。-

这是一所小学或初中或高中,只是徐天元根本不在乎,他只庆幸自己的脑袋还记得这些有用的东西,否则单凭一项措施就会把人累死。

当最初的尺子完成后,它后面的东西很快就会被完成,十六个等分将被标上碳,然后把尺子和英寸的含义向管家解释清楚,然后让管家找人做几个相同的尺子,徐天的这个用铁尺做,然后由管家仔细收集,再和最相似的那个一起收集。

每英尺十英尺,一英尺十六英寸,这在这个平常的日子里逐渐成为标准尺寸,因为它是由菲布利纳领地的领主开发的,大部分被称为菲布利纳的船长,然后人们不喜欢它的名字太长,所以他们直接称它为统治者,但没有多少人知道统治者的名字。

在木尺大量生产的时期,管家对仆人进行了简单的训练,主要是学习十个阿拉伯数字和相应的简体字,一亿种累进关系,以及张尺寸的意义和书写方法,特制木板和粗木炭笔,并写了三个汉字供大家记住。

结果是。在主的命令下,管家没有强迫他们学习,所以大部分的进步都是这样的。毕竟有少数人,有些人根本不学习。他们一到教室,就打了个哈欠,甚至低声说。更多的人不想学,管家也不关心他们。走完自己的路后,他去做主的命令,直到木尺分批完成为止。

暂时没人注意到教室前面有一个瘦削的身影。

木匠和铁匠都是被迫学习的,徐天真的不想看到那些大小不同的零件,不学也无所谓,当材料不合格时,他们就得付出材料,人们在面对自己的损失时总会变得格外谨慎,所以木匠和铁匠,即使私下里有很多抱怨,他们也学得很认真。

学习的过程很辛苦,但是在了解了这些之后,零件的误差率急剧下降,徐天对此表示很满意,木匠和铁匠也没有怨恨,毕竟,这些数据他们将来也可以使用,尤其是木匠,毕竟铁匠做错了尺寸,可以重做,但是木匠做错了木料,就把它报废了,这些都是闪闪发光的硬币。

大量的尺子终于制作出来了,珍贵的铁尺只能由主使用,其他人只能使用木尺,上面的刻度只是一条黑色的细线,但用手擦拭它不会消失,因为这些其实是木匠用刀从缝中抽出,然后撒在粉碎的碳里,擦拭干净的外观,这样一个尺子就不会粗心大意地擦去刻度瞬间就没用了。

管家又叫了仆人来,拿出一卷羊皮纸,上面有浓烈的气味和两个陶罐。

说的是盆,其实周围的高度只有五公分左右,但底部大约有半米,里面有一层泥,旁边是一根木棍,下面是一根休息和修整的木棍。

另一个是纯净水。

今天有个考试。

埃米莉当时正和石匠吵架,因为她明显被石匠抛弃了,她和石匠的父女关系单方陷入冰点,三天后又吵了一架,而她的母亲只会哭,责备艾米丽,强迫艾米丽向石匠道歉。

一遍又一遍,艾米丽的眼泪使艾米丽暂时投降了,但她的心越来越冷了,她和石匠的关系变成了仇恨石匠的恶性循环--争吵--母亲哭泣--道歉--对石匠来说更烦人的是,她一有时间就跑出去了。

城堡对他们的待遇比他们想象的要好得多--每顿饭都有一个厚厚的糊状物、一个单独的房间和一个‘陶器碗’。读这两个字很奇怪,但它真的很好,陶器很容易使用,但他们的家人只能得到一个。

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在这里帮忙工作,然后才能吃到美味的‘褐玉’。这两个字的发音也很奇怪,但艾米丽还是学得很快。毕竟,那些能正确地说出这两个字的人,可以得到一勺棕色的玉和一匙大小的指甲盖,但当她看到带回给她母亲的那块棕色的玉石理所当然地被木匠吃掉后,艾米莉发现她带回给她母亲的那块棕色的玉理所当然地被石匠吃掉了。她再也没把它拿回来。

你什么都不做,也不把东西带回来。你看起来好像整天无所事事!

石匠的声音不大,因为他最后一次的吼叫吓到了仆人,管家亲自来叫他下次离开,他不想因为这件小事而失去这么大的利益。

我不能吃我带回的东西。

埃米莉低下头,声音不大,但她准确地踩到了石匠的爆炸点。她跳得高高的,脸红了,看着她的女儿,好像看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

要么你在未来得到一些东西,要么你不再回来。

这是石匠和艾米丽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对艾米丽的温柔很有信心。毕竟,艾米丽只是一个没有父亲和哥哥就无法生活的女孩。如果他没有住在主的城堡里,他就会把房间封起来,这样无耻的女儿就不会跑来跑去了。

艾米丽

母亲微弱的声音传来,那张过早的老面孔充满了泪水。

好吧

艾米丽的脸太奇怪了,她慢慢抬起头,抬头望着石匠的眼睛。石匠下意识地把头放在一边,好像在躲避什么东西。她又看着她的母亲--忧心忡忡、焦急不安,甚至略带责备。石匠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

她动了嘴唇,发出了单音节音,然后紧闭嘴唇,用一只手紧握着手掌,推开门,这标志着父女关系破裂,她走了出去,走远了,不再回头看了。

事实上,考试的内容很简单。一到十个阿拉伯数字和简体字都是默默地写出来的,再加上简化的书写和发音,最后还有一些问题,比如一英尺多少英寸等于多少英尺一英尺等于多少英尺,但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只有三个人能顺利地把它打印出来,其余的部分只能被正确地回答,或者只是一个问题,一只脚有多少英寸等于多少英尺,但只有三个人能顺利地把它打印出来,其余的部分要么只能正确地回答,要么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即一只脚有多少英寸等于多少英尺,但只有三个人能顺利地把它打印出来,其余的部分只能正确地回答,或者这只是一个多少英寸和多少英尺的问题。有准备的管家不能生气。

你上来了

三个通过考试的人有点无知,管家让他们在装满水的陶器里洗手,然后一排排地拿出三个尺子,郑重地递给他们,三个人把它拿过来,下意识地抓着他们。

你做得很好,所以你要做一份新工作。

管家张开嘴扔了一颗炸弹,人群中立刻响起一阵嗡嗡声,许多人嘲笑地看着他们--仆人是这片土地上最好的工作。

你的糊状物过去有多少,但现在你能得到这么多。

第二颗炸弹掉了下来,所有眼睛带着负面情绪立刻变成嫉妒和嫉妒,后悔开始蔓延,但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

法官阁下,我可以。

三个人后来被命令来找他,管家在路上被一个人拦住了,当声音传到他的耳朵时,管家没有反应。

我能回答这些问题

艾米丽望着管家的眼睛,颤抖起来,希望管家能给她一个机会。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