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线提供好看的耽美小说、穿越小说、玄幻小说、乡村小说等热门小说阅读!

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玄幻 > 会读心与不标记[星际]

会读心与不标记[星际]佐润-著

主角:林晗贺云霆
林晗贺云霆小说叫什么名?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佐润的小说《会读心与不标记[星际]》,这是一本经典耐看的玄幻小说,快来阅读吧:林晗,帝国最优秀的omega,国家军事研究院的核心机甲设计师。帝国局势变幻,风雨欲..
状态:连载时间:2020-03-12 07:34:0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作品简介
  • 相关资讯
  • 推荐阅读

林晗贺云霆小说叫什么名?小说在线为您推荐网络作家佐润的小说《会读心与不标记[星际]》,这是一本经典耐看的玄幻小说,快来阅读吧:林晗,帝国最优秀的omega,国家军事研究院的核心机甲设计师。帝国局势变幻,风雨欲来,林晗作为军事研究院最出色的机甲设计师,与帝国那名高高在上的将军会面。林晗不得不摘下手套,与这位帝国冷冰冰的男神礼貌地握了个手。

《会读心与不标记[星际]》 林晗贺云霆小说精彩阅读

第二天早上,林晗被基地的第一个号角吵醒了。

虽然给他的房间和私人公寓一样豪华,但林晗一整晚都睡不好。最后,他不情愿地睡着了,好像在做噩梦。醒来时,他的头脑仍然有些迷茫。在床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林晗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昨晚醒来时,他记不太清楚,但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追着他。他试图向前跑,但由于体力不足,他不得不被身后那个可怕的怪物抓住。他无法呼救,只能看着自己被黑暗吞没。

林晗用手握住前额,慢慢地忘记了这种令人厌恶的未知感觉。

他环顾着那间陌生的房间,想起他已经到了基地。

林晗回忆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这几乎是他第一次想到这个海军上将特价。

贺云霆,他。

一想到这个,林晗的表情就难说了,做恶梦的倦怠也消除了很多。

他几乎不知道贺云霆该怎么说。

林晗甚至想象,如果他没有读心术的功能,他会怎么看待对方。

但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他只是下了床,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

在指挥室的另一头,鲁安和礼貌地敲了敲门,没有人回答。

老板,你在吗?我整个早上都在找你。

没有回应

鲁安和拨通了贺云霆的内线,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就接通了。鲁安和问道:老板?

贺云霆不能起得晚,此时也不能出指挥室。

对方没有说话,鲁安和只听到一点喘息的声音。

他看了看林,想起昨天离开时闻到的气味。

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了,吕安和毫不犹豫地把腿拉了出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真的很粗心。

贺云霆昨天就该报警了,贺云霆的易感期已经到了。

-

今天,林晗没有叫海军上将的特邀。午饭后,他呆在房间里,不出门。他继续独自学习绘画,坐在桌边写字画画。

正当他要休息的时候,有人敲门。

林先生在吗?是鲁安和的声音。

林晗走过去开门,看见鲁安笑着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堆零食。

你习惯住吗?鲁安和用下巴在怀里订了什么东西。这是我房间的全部隐私。恐怕你会觉得基地太无聊了。帮你偷偷溜进来

林晗拿了,说谢谢。鲁安和挥了挥手,说他不介意。

选完第一轮后,休息两天后,你可能得忙着,卢说。我能和林先生谈谈吗?

林晗请他进来,给鲁安河倒了一杯水。

鲁安和他的性格很好,谈话很有趣,也可以找到话题。林晗没有压力和他相处,也很容易聊天。

顺便说一句,流言蜚语,卢安赫说,今天营地里有个新来的家伙,他差点把他的队友都撕碎了。

那个人还年轻,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幸运的是,他旁边的老师很早就找到了,及时打开了,现在已经被隔离了。

林晗好奇地问:敏感的时候是不是很恐怖?

因人而异,卢心想。有些人不能接近,有些人会没事,让我们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如果情况很严重,会不会伤害到周围的人?

你觉得呢。不管怎么说,如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那就不会了,卢说,无论我们当时多么清醒,那些刻在我们心中最深处的东西都不会受伤。

不要嘲笑我,他说,也不要嘲笑我。每当我感觉到宙斯的钥匙我就把它握在手里。总比欧米茄来的好。如果我有它,我就有安全感。

林晗眯着眼睛,一点也不觉得不舒服,也不感到惊讶:那就直接寄给我吧,每年都要检查。我会看看是否可以为您添加一些功能或进行升级。

鲁安和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兴奋地说:真的,林先生!是的,是的!

林晗也笑着说:没问题。

鲁安已经很容易相处了,加上他对林晗有很好的感觉,听说他可以升级他的机关甲,难免会有更多:宙斯真的陪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我知道它在进攻上比同一个先进的机关甲稍弱,但我宁愿一次又一次地升级它,也不愿意改变它。这太情绪化了。我想过了,如果我以后不能打开它,我就把它的钥匙放在银河馆里,当我老了,我还是会想念它的。我把所有的钱都存起来了。。

鲁安和挠头说:林先生觉得我傻吗?

林晗否认道:不,没关系。

什么?

我觉得在展览馆里有东西存放是件好事,林晗垂着眼睛说。像我想了很久,我不知道我能省下什么。

顺便说一句,林晗望着卢安和,仿佛在安慰他,然后继续说:我不知道将军在银河馆里存了什么东西。

鲁安和的表情僵住了,然后说:不。

原来贺云霆也没有。

林晗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问鲁安这个问题,如果鲁安和的回答是肯定的,他会怎么想?

他弄不明白,但点了点头。嗯,我明白了。

那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鲁安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

林先生。他的语气突然降低了,我实际上是来看你的。有件事我想问你。

林晗露出眉毛,看着他。怎么了?

今天的海军上将。敏感时期已经到来。

我知道来找你太荒谬了,太多了,但我想不出别的了。

林晗对鲁安和的话不是偶然的。

毕竟,阿尔法会自言自语地谈论易感时期,而正常人则不会这样做。

鲁安和咬了一口牙说:如果你不想,就不要强迫它。我只是来试试运气,试一试。

毕竟,基地里没有其他欧米茄--这当然不是重点,关键是你和将军不一样。

卢安和没有说这句话。

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但我相信将军不会伤害你的。

-

贺云霆一进自己的房子,林晗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黑木香。

基于同样的斥责的身体性质,鲁安和不能再呆一会儿。首先,贺云霆受到了敬礼,然后他对林晗说:林先生,我真的很抱歉。

我的通讯器向您的私人紧急联络电话开放,如果有电话的话。这次事故,我很快就会出现。卢安和又重复了一遍,毕竟叫林晗过来是件很遗憾的事。

我明白了。林晗点点头。

鲁安和笔直地站着,坚定地望着林晗,然后摘下右手,把四根手指放在右肩上,恭敬地鞠了一躬,送给林晗一份完整的帝王礼物。

一般来说,这些礼物都是给皇族或极高级别的要人用的。如果不是,一个人用这种礼物对待另一个人,这意味着这个人必须有非常重要的委托或要求,希望对方同意。

这对你可能不公平,毕竟你还没见过很多次呢,卢安和还是低下头,讲完以后慢慢抬起头来,但是他总是有一个敏感的时期。这很难。我找不到办法来救他。这就是我冒昧邀请你来的原因。

林晗记得鲁安和刚才说的话。在敏感时期,他喜欢握住宙斯的钥匙。他下意识地望着贺云霆,对鲁安和说好,说没别的。

鲁安和这个人只是恭恭敬敬地转过身,退到门口,把门拿走了。

门关上后,林晗回头看坐在旁边的贺云霆。

在易受影响的时期,贺云霆似乎和他平时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同,但更仔细的是,贺云霆可以发现明显的变化。

此时,何云宁眉毛之间的情绪变冷了,眼睛的颜色比过去更深了。当他看到林晗时,他抬起头,锐利地盯着林晗。

如果不是因为事先知道贺云霆是在敏感时期,眼睛甚至会冷得让林晗觉得不舒服。

他看不清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但他不能确切地说出自己的处境,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贺云霆的信息素使林晗的腿在空气中稍微软了一点,但奇怪的是,鲁安和关上门后,刺痛的感觉就少了很多,虽然林晗现在几乎沉浸在贺云霆的黑木香里,但没有其他的不适。

就像贺云霆知道这会让他难过一样,他特别克制了信息素的侵略性。

林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贺云霆真奇怪。

当我第一次见到林晗时,我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把它放在任何一个欧米茄上,我就会不由自主地生气。

甚至。他还在吃饭的时候用了他的信息素,这让林晗很生气,也很有趣。

但他会试图引导自己,不让自己第一次看到这血腥的场面,会笨拙地主动邀请自己跳舞,会说:你真漂亮。

林晗仍然默默地看着他。

阿尔法的等级越高,脆弱程度就越高,它就越汹涌和恐怖,这意味着惩罚他们与生俱来比任何人都多。

吕安和说,贺云霆在一次易受攻击的情况下,独自坐在M 2742里三天,最后没人敢问他经历了什么。

宁静的空气中充满了贺云霆的信息素,原本平静内向的味道充满了狭小的空间,数量的变化导致了质的变化,逐渐变得浓重,甚至有一种诱人的意义。

这就像是对欧米茄的邀请--你看,我就在这里。

林晗的生理知识很好,可能知道阿尔法的易感期需要什么,而欧米茄的发情期其实有点相似。

信息素--安慰、爱抚、亲吻、睡觉或标记。

当然,林晗只能做第一件事。

他犹豫了一会儿,张开了嘴。

将军

林晗离他只有一米远,想叫他: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贺云霆不说话,冷冷地点点头。

没关系,这是理性的。

林晗松了一口气。

但刚打完电话,林晗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应该问他,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或者,直截了当地说,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贺云霆坐在一旁,突然发出一声。

疼吗?他抬头望着林晗,漠不关心,嘴唇动了一下,问道。

林晗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贺云霆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像冻伤一样冷的贺云霆,什么也没说,只是带着沉重的信息素和欧米茄无法抗拒的压力来找他。

一般来说,欧米茄在这种情况下常常感到害怕,但林晗仍然站在原处,没有退却,也没有其他情绪。

好像他知道贺云霆不会伤害他似的。

即使在如此危险的易受影响的时期。

房间里的灯光不亮,贺云霆站在林晗面前,俯视着他。

光落在两个人身上,林晗稍短一点,从另一个角度看,贺云霆的身体完全遮住了身体,两个人的影子堆叠在一起。

贺云霆伸出手,在林晗的脖子后面戳了一下。

他的手指又热又粗糙。他扣动扳机很长一段时间,食指上留下了多年来遗留下来的老茧。他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盖住了林晗的腺体。

欧米茄最脆弱的腺体突然被碰了一下,林晗仍然下意识地微微颤抖,眯着眼睛。

贺云霆没有推,只是轻轻地搓着林晗的腺体,过了一会儿,他专注地看了看。

另一边的腺体覆盖着一层冷白的皮肤,完整而光滑,看上去很薄,只要轻轻一口就能刺穿。

这似乎证实了林晗的腺体完好无损,贺云霆的冷色稍微柔和了一点,但他的手指并没有立刻离开,再重复一次。

疼吗?

林晗很少不知所措,但摇了摇头。

将军

林晗慢吞吞地对着对方喊。

嗯--嗯。他回答说,眼睛又一次从腺体的另一边移开,掉在脸上。

他看着林晗。

林晗抬起头来,冷冰冰的嘴唇,深沉的眉毛,蓝的眼睛。

你不能标记它,他对自己说,一遍又一遍地咕哝着。你不能标记它。

会痛的。他自言自语地问。

林晗惊呆了。

他想说,我可以释放一点点信息素,这样你就不会那么不舒服了。

可是他有多难呢?

他不知道

将军。林晗第三次给他打电话。

贺云霆的目光移到林晗的唇边,默默地回答。

林晗一脱口而出,贺云霆就想起了贺云霆以前说过的话,并告诉自己不要带敬语。

林晗感觉到,贺云霆的手放在他的腺体上,过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慢慢地往下走了。

第二秒钟,贺云霆默不作声地举起手,紧紧地把林晗搂在怀里。

贺云霆的信息素的气味并没有停止,顶阿尔法的内在力量和压力并没有停止,而是抱着林晗的手臂,而是带着另一种看不见的、不可抗拒的柔情。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